榮寶齋官方電商交易平臺

沈鵬官方網站

沈鵬 沈鵬書法 書法

文章

沈鵬的“三余”世界
2014-11-20 17:29:26作者:王文英瀏覽:21424次

沈鵬先生檔案 
   
中國著名的書法家,美術理論家,詩人,學者。全國政協委員,曾任人民美術出版社編輯室副主任、總編室主任、副總編輯;中國美術家協會理論委員會副主任;全國文聯委員、副主席。現任中國書法家協會主席、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副主席、中國國際友誼促進會理事、中國書畫函授大學教授、《書法之友》雜志名譽主編、炎黃書畫院副院長、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理事等。榮獲聯合國Academy世界和平藝術權威獎。
   
詩、書、畫,中國傳統文人自身的藝術,沈鵬先生詩、書、畫皆能,是現時文化界少有的人之一。作為一名中國書法家協會的會員,知道沈鵬先生十余年,而與先生真正相識不過年余。我與先生的真正相識緣于我要出版一本自己的作品選集。作為一個學習書法二十余年的人出版一本作品集可以說是一個夙愿,從心里希望做得好上加好,自己認真創作、臻選作品,希望題簽是自己敬慕如沈先生這樣的書法名家。于是,我求助于與先生相熟的朋友,心里卻有些忐忑不安。不想,朋友一口應承告之沒有問題。果然半月余,朋友來電說先生已提就,而且同時寫了數張,從中選出了滿意的一張。我與先生素昧平生,不過書法界的一個晚輩,先生如此之認真,感動之余遂產生了采訪先生的愿望,于是便有了如下的訪談文字。
   
與先生的談話中,聽到這樣一個故事。80年代,沈先生要出版一本書法作品的小冊子,遂請李可染先生題簽。數日過后,一次會議,沈先生偶遇李可染先生,可染先生告之,囑托未忘,只是為了慎重,連寫幾遍,都不滿意,還待滿意再奉上。沈先生深為老先生的品德感動。而今天,我也深為沈先生的品德而感動。
    先生儒雅的儀表,瘦弱的身軀透著一種內力;令人仰視的氣度,就像他筆下流瀉出的曲曲盤繞的線條:筋骨內含,蒼勁有力。和先生一起談話是一種享受,你時刻會感染到從他身上流瀉出的一種人格魅力,一種藝術的魅力,而不僅僅是增長學識見聞。

無心插柳柳成蔭 
   
河南省孟津縣,是在當代海內外書法界影響深遠的明末清初的大書法家王鐸的故鄉,其家鄉父老喜好傳統文化的無不以王鐸為自豪,遂興建起了王鐸書法館。與王鐸書法館遙遙相對的便是沈鵬先生的書法藝術館。沈先生江蘇江陰人氏,何以王鐸故鄉孟津人要為他建立書法藝術館,可見至少在孟津人的眼中,沈鵬先生與王鐸一樣是引領時代書法藝術的大師。
   
現任中國書法家協會主席的沈鵬先生,雖然童蒙未開就浸淫書法:開始練字,寫大仿、臨帖,但卻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以著名書法家稱道于世,更不要想一躍而為中國書法家協會的領頭人。正應了中國人的一句老話“無心插柳柳成
蔭”。 
   
先生故鄉江陰是個富饒、美麗的江南小城,也是個人才代出的地方。上個世紀三十年代第一個年頭,沈鵬便出生在這里的一個教師家庭。 
   
 一個人的童年生活,常常會鐫刻心巖,浸透整個生命旅程。由于家庭良好的文化氛圍,他與書法、繪畫、詩詞從幼年起就結下了緣。而他開蒙最早的是書法,先生5歲時便開始練字,暝暝中似已注定與書法的深緣,只是他自己從沒有刻意為之。 
    從此,毛筆在沈鵬的生活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盡管他從未想過要做書法名家,五、六十年代,書法與毛筆已遠離了中國人的生活,舶來的實用輕巧的自來水筆早已替代了每用必需沾墨水的軟頭毛筆,但沈鵬先生始終用著毛筆。 
    雖然毛筆與沈鵬非常的親近,但他卻沒有刻意地臨帖,追求什么風格,他喜歡用中國傳統的書寫記錄方式,不管多忙、多累,他也要堅持寫字。久而久之,這管而今大多數中國人很難把握的毛筆在沈鵬的手中猶如魔術師手中的魔棒一般得心應手,運轉自如。 
    讀帖、臨帖間隔進行,而臨帖、學習古人在沈鵬是三十歲以后的事,這樣可以不受某一家、某一派的影響。先生說到自己學習書法的體會時這樣說,我想這個經驗對許多學習書法的人也許會有所啟示。沈鵬先生書法由趙孟頫而進入王羲之,感覺秀美、飄逸過之,而筋骨少之,后又學習歐陽詢,再從王鐸、米芾、楊凝式等汲取營養。不想經年之后,先生竟成為聞名遐邇的書法大家,其書法藝術為海內外所注目,書法作品價值日隆,收藏熱也悄然升起,遍及海內外。趙樸初先生夸贊沈先生書法“大作不讓明賢,至所欣佩。”啟功先生說:“所作行草,無一舊時窠臼,藝貴創新,先生得之。” 
    沈先生行世的書法墨跡有《沈鵬書杜詩二十三首》、《沈鵬書歸去來辭》、《沈鵬書白居易長恨歌、琵琶行》、《沈鵬書法選》、《沈鵬書法作品集》(日本)、《岳陽樓記(長卷)》等十余種。 
    1982年,沈先生應邀在日本新潟佐渡島南端的小木町舉辦個人書法展,展出的地點是在當地的一個業余美術展覽館。這在別人也許會心中不快,在“業余”美術館辦展,豈不辱沒了著名書法家的名聲。沈先生對此卻毫不介意,他在《溝通》一文中這樣說:“我算不算‘業余’書法家呢?這并不重要,這些年來社會潮流越發把我推到‘專業’地位,可是想想古代有多少傳世書法家是‘專業’的呢?‘業余’對于他們來說是錦上添花,是意味著‘兼能’,我要是稱得起‘業余’書法家該有多好!”展覽結束的那一天,一位遠道而來的青年農民看完展覽感慨地對先生說:我沒有專門練過書法,我用自己的心境去揣摩您的作品。我覺得您的作品有超脫的心境…….”。 
    身為中國書法家協會的主席,沈先生對于藝術的真誠,對于創作的態度之認真不僅令后學晚輩嗟嘆,就是同輩中人也無不嘆服。可重復性是中國書法特點之一,這既是優點,也是缺陷。這使學習書法的人極容易重復前賢,重復自己,尤其是成名的書法家,更多守成者。而沈先生對吳昌碩、齊白石等的衰年變法常感慨于心,非常欽佩,常說別人越是看重自己的書法,自己越應該努力,努力是終生的事。先生以為藝術“真”是第一義的,“善”與“美”以“真”為本,脫離了“真”,“善”便不那么可信,“美”也未必可愛。參與的各種的展覽于沈先生一年之中少說也有幾十次,而每一次他都精心創作,反復推敲、斟酌,絕少雷同之作,這是許多有成就的藝術家望而卻步的事情。就是別人索求或饋贈于人的作品他也都認真對待,先生于今創作的書法作品無一不是認真揣摩之作,件件都是精心創作。行文至此,想起先生于我的題簽,真正體會了先生為人為藝的真誠和執著。?由此,我們明白為何先生無心插柳柳卻成蔭了。

吟詠不絕的詩人 
    《燃燒的詩夢》是友人書法家、詩人蕭風先生讀沈鵬先生詩作與書法有感而作的議論文字。文中不僅記述了他與沈鵬先生交往的師生情誼,更以一個詩人的氣質感受詩人,感受詩人的詩及書法。可以說我正是從這里開始進入先生的詩境的:清新挺健、樸實無華。雖然這之前我曾拜讀過先生的詩,也與先生談論過詩,談論過先生的詩。?詩在沈鵬先生的生活中舉足輕重。在他不可想象沒有詩的日子會是什么樣子,且行且吟正是先生這許多年來的寫照。 
    沈鵬先生的詩夢開始于孩童時。從小學到初中,他師從親戚中的一個清末的舉人章松庵老先生學習詩詞。別人不容易學的平仄,十二、三歲的他用了半天就基本掌握了。但沈鵬先生真正詩興大發,開始創作舊體格律詩卻是幾十年后的不惑之年。經年的讀書積累,生活的坎坷,外加天生的詩人氣質,他的詩作讓人真正體會到什么是厚積薄發,一發而不可收。先生于今結集出版了兩本詩集《三余吟草》、《三余續吟》,而他未收入集子的詩詞還有很多。 
    九十年代末的一個夏秋之交,先生應邀到京郊的著名風景區龍慶峽休憩、游玩。晨起外出散步,忽見老農夫牽著馬,悠閑地行進在山野道中,其情其景仿佛一幅平和恬淡的水墨畫,不由想起小時候鄉間生活,騎馬的樂趣,非要再一試身手。此時的先生已過花甲之年 ,卻堅持不讓人扶,自己騎上馬背,那興奮勁兒一如孩童。他的的詩作《聊發》,便誕生于這個詩意的清晨:?清晨聊發少年狂,?一馬輕騎過土崗。馴雅了無雄杰氣,?笑吾自謂伏龍翔。 
    這首詩作不禁使人聯想到東坡先生的“老夫聊發少年狂”。無論時空如何輪轉,詩人的情懷卻是共通的。 
    縱覽先生的詩有題畫詩、賀詩,也有書感、游記,題材十分廣泛。無論長詩,還是絕句;無論是即景生情、感物興懷,還是寄寓哲思都記錄了他對藝術真誠,對生活的熱愛,對人生的感懷。他的詩詞樸實無華,從生活細微處尋見人間真情。著名的鑒定家、書法家楊仁愷稱贊其詩“句句珠璣,既有前賢錘煉警語的融會貫通,又有深厚的生活經歷,兩相結合,出語新穎,而富有時代感,雖形式為舊體詩詞,而內容卻與現實緊密相連,朗誦起來有如讀白樂天的詩篇,娓娓動聽,使人興奮不已。”
    在沈鵬先生,詩與書法貫穿了他的藝術生涯。書法本質地追求,沈鵬先生謂之為“探索‘詩意’”。他的書法因為詩而散發著浪漫氣息,更具韻律美與節奏美;他的詩因書法而意象聯翩,更富意象之美、音樂之美、造型之美。
    沈先生性喜旅游,年輕時因為種種原因未能如愿。八十年代開始離京外游。每游必有心得,有心得必有詩作。即使在外國訪問,作學術講座,先生詩作亦源源不絕的問世。 
    無論他走到哪,無論他做什么,他那顆詩人敏感的心都在感受,那智者的頭腦都在思索,詩句徘徊在他的腦跡,在別人談天論地的時候,先生的詩作誕生了。先生于此的勤奮是常人無法比擬的。楊仁愷先生稱沈鵬先生為“吟詠不絕的詩人”,一個“詩癡”,再恰當不過。
    先生將自己的詩集題名曰“三余”,是借用三國時董遇的惜陰典故。董遇曾言“讀書百遍其義自見”。當學者回他“苦無時日”時,董遇說:“當以三余”,又解釋:“冬者,歲之余。夜者,日之余。陰雨者,之余也。”先生所借重的是那份“三余”的精神,而這“三余”正是沈先生勤奮精神寫照。
    先生因為勤奮筆和本就成了他不離身的寶貝,無論他走到哪,無論他做什么,這兩樣東西始終不離身。一時找不到,先生失魂落魄,無論如何也要找到,他才心安。一次,先生行至珠海辦展覽。晚間,收拾行囊,忽然發現筆不見了。一時間,先生手足無措,隨行的人只好幫他將已打好的行李又逐一打開找尋,當筆從行李中的衣袋里找出時,先生才如釋重負。 
    近二十年來,沈先生足跡遍布大江南北,長城內外,時常跨過國境線,足跡里撒滿了詩瓣,彌漫著詩香。

終生職業:編輯
    先生以書法名家名世,而其一生的職業是被常人稱作“為人作嫁衣裳”的編輯,經他手主持和編輯出版的圖書五百種以上。其中工程比較浩大的是《中國歷代繪畫——故宮博物院藏畫集》和中日合編的33卷本的《中國石刻大觀》、《中國博物觀》(日本同朋舍出版),大型攝影集《蘇聯》、《北京》以及小學《寫字》課本12冊等。作為出版界精英,歷次被聘為國家圖書獎評委會委員,并擔任領導職務。
    先生從小有多種興趣:詩詞書畫,卻情有獨鐘新聞行業,希望自己成為一名為公眾代言的報人。建國之初,新華社招考學員訓練班,要求大學畢業或同等學歷,錄取率十比一,競爭是相當激烈的。剛讀大學一年級的沈鵬得信后決意投考,開明的父母支持兒子的選擇。在眾多大學畢業生中,大學一年級的沈鵬竟然順利過關。這個奇跡要歸功于他良好的外語基礎和文學功底,以及大學時代閱讀過馬克思、列寧的著作。
    從此,沈鵬離開江陰來到北京。學成分配,沈鵬并沒有如愿成為一名新聞記者,而是服從組織分配,來到人民畫報社,成為一名編輯,1951年轉入剛剛成立的人民美術出版社,孜孜矻矻至今。
    沈鵬少時浸淫書畫,從小習畫從《芥子園畫譜》和老師的畫入手。老師很講究書畫作品的格調,強調文氣,對于低俗的書畫比較敏感,即使出自名家之手,也不以為然。久而久之,沈鵬鑒賞的眼力可想而知。他對美術的熱愛就從這時開始,對于美術的興趣和審美觀點就是這時奠定的。他成為美術編輯好像也早已緣定。
    那個時代的人以組織分配、國家的需要為原則。也許因為沈鵬從小體質弱,對能否勝任新聞記者自己心中沒底,也許是因為作為人民美術出版社的編輯距離自己熱愛的書畫藝術很近。總之,他一生沒有想離開編輯職業,而另謀它求。
    常聽人談到編輯時,都不無感嘆:乃“無名英雄”也。沈先生之為編輯,卻可謂“無名英雄”之“無名英雄”。先生初到出版社不久即任職于總編室,一邊為作者服務,一邊為編輯服務。他參與了許多書籍的編輯工作,卻很少署名。編輯的職業養成了沈鵬全面、客觀、辯證看問題的好習慣。這些都為他日后成為著名的美術評論家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著名的美術理論家李松先生在《行云卷舒——讀沈鵬論詩書畫文章》一文中說:編輯、審稿本身就是一種評論。而沈先生自己也是這樣認為的,他說:評論,幾乎可以說是編輯的孿生弟兄。做編輯工作天天看畫稿、論著,權衡取舍之間,其實就是一種評論,不過沒有形成文字。
    他因為編輯美術書籍而開始關注美術動態,從而成為著名的美術理論家。啟功先生說“仆與沈鵬先生逾三十載,觀其美術評論之作,每有獨到之處。”除卻文革期間散失的七十余篇評論文字外,沈鵬先生至今發表了百余萬字美術理論、評論文章,出版了《沈鵬書畫談》等兩部論文集。
    沈先生的成就是多方面的,大都因為書法的盛名所掩,其實其中的任何一項成就對于任何一個個體的人來講都可以說是成功。詩、書、文都為先生之“余”事。先生有方自用圖章,單只刻一個“余”,是指他的詩、文、書、畫都是編輯工作之余。編輯工作占了沈鵬絕大部分的時間,而他于編輯工作的熱愛卻是終其一生,并且取得了驕人的成績,成為我國著名的編輯出版家。

位為學者,卻一日不敢忘憂國
    政協委員身上肩負著參政議政的責任。每年的政協大會沈先生都履行自己作為政協委員的職責,提出自己的提案。
    其實先生憂國、愛國的責任感并不是他成為政協委員才開始的,而是始于少年時代。
    十四、五歲正是小學畢業,升入初中的年齡,這個年齡段的孩子通常除了學業所想的不過是吃喝、玩耍,而沈鵬這時除了學業,在他腦中已經開始思考國家前途、人民民主。他以深沉的筆名在家鄉江陰的報紙上發表了“國慶即國哀”的文章。文章刊出猶如一石擊起千層浪,引起社會各界廣泛注意,誰也沒有想到它會是一個少年所為。這篇在當時、當地頗有影響的文章并沒有任何的政治背景,全然出自熱血少年樸素的愛國、憂國熱忱。
    中學時代的沈鵬在報章雜志上發表了二、三十篇進步文章,小小年紀還和幾個同學一道,自籌資金,辦起縣報副刊,定名為《曙光》,凝聚了它們渴望追求光明的理想。《曙光》還發行過單行本,在江蘇省內頗有知名度,至今保留在沈先生的母校南菁中學。這成為南菁中學校史中光彩的一頁。
    這時的沈鵬雖然年僅十四、五歲,卻已開始接觸了進步思想,閱讀了大量的進步書籍。
    沈鵬心中渴望著國家民主、富強。他帶著這樣的信念走上了社會,卻碰到一件很荒唐的事。原本出身舊知識分子家庭的他,家庭出身被莫名其妙地定為地主,背著這樣的家庭出身,沈鵬走過了二十余個春夏秋冬。經歷過那個時代的人都知道,家庭出身對于一個人不要說成長,就是生存意味著什么。在這樣的境遇下,沈鵬沒有消沉,他堅信命運對于一個人是公平的,依然每日平靜地面對工作和生活,認認真真,踏踏實實。
    成為一名中國共產黨黨員,是沈鵬多年的愿望。1956年,他終于如愿以償地成為一名中共黨員。這也可以說是對他多年努力的一種肯定。
    作為編輯出版家的沈先生,詩、書、畫、美術評論皆成為了“余”事,但政協委員的參政議政的職責他卻不視為“余”事。他說政協委員不僅僅是一種榮譽,更重要的是一種責任。無論他走到哪,遇到什么人,他都會不厭其煩認真地做著調查,了解民意,做著記錄。這許多年來,他的提案都圍繞自己所熟悉的提高出版質量、規范書畫市場、建立書畫藝術館、書畫打假,以及關乎民生的如環境保護等問題。今年的政協大會,沈先生提出了《學校設立書法課》的提案,得到有關部門的重視。
    為寫好這篇采訪記,我上網檢索沈先生的消息及資料,有關先生的消息多得我一時無法統計,足見先生日程之緊張,工作之繁重。 2002年4月27日,新華社消息:十位國內文藝界著名專家學者接受北京大學的聘請,擔任藝術學系兼職教授。消息說:北京大學具有悠久的藝術教育和研究傳統。徐悲鴻、劉天華、沈尹默、肖友梅、宗白華等藝術大家和著名學者都曾先后在這里執教。沈鵬先生作為著名的書法家、美術評論家、編輯出版家位列其中。
    2002年6月7日,江蘇省南菁高中召開沈鵬獎學金頒發大會,38名在全國數學、物理、化學、生物競賽中獲一、二等獎的學生得到獎勵。南菁中學是沈先生的母校,這是他為獎勵母校學生而設立的獎學基金。迄今已頒發了三次。
    2002年10月27日,南菁中學建校12周年,江陰市人民政府立“南方菁華”紀念碑揭碑儀式和沈鵬美術館揭牌儀式。沈先生應邀出席。
    2003年5月29日,沈鵬、劉炳森等著名書法家參加向抗擊非典一線的醫護人員“獻愛心”的活動,將自己精心創作的作品分別贈送給北京有關單位和部門。
    沈先生出席的各種美術、書法展覽會、研討會、交流會以及各種的社會活動無計其數。我只能在剛剛過去的一年中選取其中與此有關的消息摘錄幾則。寫到這里,不由想起先生每每參加活動,主辦者必請其講話,而他每次講話,絕不敷衍,都是從心底里流出的肺腑之言,摯誠的話語對人每有啟迪。
    楷樹挺秀,模葉葳蕤。歷經人生的騰挪跌宕,先生身上多了許多光環,他的生活看似繁忙、熱鬧,但內心卻一片澄明靜寂,超然物外一如與世無爭的林下君子,詩意地擁抱藝術、擁抱生活。大凡接觸過沈先生,或欣賞他的書法與詩的人都會有同那位日本青年農民的感受:超脫的心境。生活中的先生正是如此,他抖落一身的光環,努力、勤奮而又超脫、詩意地過著每一天。

上一篇:藝術評論

下一篇:沈鵬:理論的自覺與自由表達

下载四川麻将开挂辅助器 福建体彩11选5走势图彩票图表 温州麻将APP 贵阳捉鸡麻将技巧 宁夏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安徽快3今天预测 时时乐 欧美汇 中超官网 七位数玩法中奖规则图 麻将来了个人中心在哪 腾讯qq麻将 江苏11选5怎么玩 四川血战到底麻将下 哈灵麻将1.56下载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1分彩是官方彩吗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攻略